当前位置 法卫士首页 法律资讯 正文

“洞藏酒”系三无产品禁止生产 制假商威胁记者“派人整死你”

时间:2019-02-26 10:05:24 来源:法卫士

导读:2月25日上午,新京报以《茅台镇洞藏酒:散酒灌制的“三无”网红》为题,报道了近段时间在电商、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洞藏酒造假内幕。报道刊发后中午12时许,新京报记者接到贵州仁怀市一名白酒销售商电话,对方称,“我要整死你(记者)。”

  “制售假酒案件屡禁不止的核心原因,可以归纳为六个字:低成本、高利润。”加工或购置的低价酒和回收的包装盒价廉易得,生产地和储存地选择难以发现的地方,租金低廉;制售假酒者的销售渠道多样化,加之互联网的辅助,通过购物平台和快递物流,能轻松将假酒运往并销售至全国各地。

  食品安全法、商标法、产品质量法规定了行政责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了民事责任,刑法规定了刑事责任,但是三种责任的处罚力度与制售假酒的暴利不成正比,制售假酒者抱有侥幸心理铤而走险。

  

  ▲2 月15 日,电话威胁记者的仁怀市维怀酒业销售有限公司秦姓负责人。

  2月25日上午,新京报以《茅台镇洞藏酒:散酒灌制的“三无”网红》为题,报道了近段时间在电商、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洞藏酒造假内幕。报道刊发后中午12时许,新京报记者接到贵州仁怀市一名白酒销售商电话,对方称,“我要整死你(记者)。”最新消息,仁怀市委宣传部表示,秦某已被当地警方带走调查。

  制售三无白酒,攫取非法暴利,按理说,这种事被媒体曝光后,制假者理当惴惴不安才对。没想到,三无“网红”酒制假商不仅面对媒体曝光毫无惧怕,反倒口出狂言,威胁起记者来。

  制假者气焰何其嚣张!这足以说明“网红”酒地下产业链的猖獗。事实上,新京报的报道也揭露制假商们的猖獗,一些商家在网络上公然做广告,甚至胆敢把售假者身份证和洞藏酒放在一起拍成图片,挂在电商平台进行展示。

  有的造假者的作坊位于茅台镇中茅大道旁的烂田湾村,离茅台镇中心不足4公里。而在茅台镇,定制洞藏酒的白酒随处可以买到,一些商家除了卖包装材料外,还可以提供白酒灌装、包装作假、代发货的一条龙服务。

  

  ▲2月13日,茅台镇一白酒生产商向记者展示其假冒的洞藏老酒,在该产品的吊牌上写有“二十年”,实则是新酒灌装后做旧而成,罐体“长毛”也是刷糨生成。

  事实上,土坛陶罐的“茅台镇洞藏酒”在网络上已经红了很多年,期间虽然历经媒体多次曝光,虽然相关部门曾进行过多次查处,却并没有影响到这一地下产业链的壮大。也正因此,在制假者眼里,这次新京报的曝光,至多和以前一样,只会让制假售假收敛一阵。

  制假商的嚣张,反过来印证了,官方打假的震慑力度有待提升。得承认,对于茅台镇种种的白酒制假乱象,当地相关部门并非没有动作。但对“三无”洞藏酒这种更为隐蔽,也更为分散的造假问题,官方似乎一筹莫展。仁怀市市场监管局相关人士就坦承,在打击违法生产和销售洞藏酒的过程中,往往在市场遇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对于一些三无洞藏酒无法追根溯源,就算有的酒写有具体的厂名和厂址,执法人员去查询时,会发现这些厂名和厂址是被盗用的,让执法人员难以下手。

  不过,所谓“信息不对称”也并非不可克服,假酒的厂名和厂址是被盗用,但网上的店铺却是实名注册的,真要去查,不难查出老底。可见,查处的困难固然有,但并非没有线索,就看监管部门怎么去搜集和挖掘。

  敬畏法律是公民的底线,尊重监督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对于制假者的嚣张,最好的回应就是执法部门的铁腕和重拳,只要执法部门足够硬气,制假者自然就没了底气。从这意义上说,把威胁记者的制假者绳之以法,这不仅关乎媒体舆论监督权利的保障,也是树立执法权威,扎紧监管篱笆的第一步。

  

  相关阅读:

  制售假酒犯罪案件的特点及打击对策

  案件特点

  ——生产的假酒种类:假酒生产不再用不可食用的工业酒精害人,在制作高仿白酒时,制假分子就利用同一酒厂出产的低价白酒冒充高档白酒。其目的,一为欺骗消费者;二为保护自己,制假分子从以往案例中得到教训,懂得了只要不出人命,被抓后也判不了死刑。

  ——假酒包装来源:假酒泛滥的主要原因都是跟造假者回收包装盒造假有关,造假者无需去仿造包装盒和防伪标签,甚至连酒瓶也可以直接回收来用。造假者能轻易回收到包装盒主要还是跟利益有关。回收的包装盒越是高档价格越高。在大街小巷经常能看到小店挂出的回收品牌酒瓶和包装盒的条幅,回收越多挣得也就越多。对于酒店工作人员来说,把品牌酒瓶和包装盒完好无损回收越多越挣钱。目前在品牌酒包装盒结构设计过程中没有把防伪构造设计进去,所以包装盒被轻易回收和利用。

  ——假酒生产和销售:假酒生产庭院化,一般假酒生产地就藏在农家小院或是偏僻无人的平房里;这些小作坊平日不开工,开工则即产即走,储藏假酒的时间多数不过夜,这样更为隐蔽,难于发现。假酒生产、经营的个体虽小,但由于采取了链条式生产、网络化经营,其能量越来越大,制假售假行为可由一地发展到数省市。同时假酒生产产供销分离,货物移动充分利用物流公司,联系与交易多数通过网络,犯罪分子相互间很少见面。

  ——从酒类市场管理来看,目前酒类市场采取的是销售商代理的方式,销售商只负责代理酒,而并不能到各个商户那里检查贩卖渠道,这就滋生了一些不法商户贩卖假酒的土壤。有些厂家为了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成立专门打假队伍,进行打假和宣传。笔者认为,应该向烟草专卖那样成立专门机构,不定期对商户进行检查,这样可以从源头控制假酒的泛滥。

  ——快递、物流行业行政管理部门执法力度不够。物流快递部门成为假酒销售的一个重要环节,部分物流公司甚至成为假酒销售的“帮凶”。一些物流公司的负责人以及工作人员在明知对方要求运送的是假酒的情况下,为完成每月公司的业绩考核,不顾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仍铤而走险。

  ——目前部分地区制造假酒呈愈演愈烈的趋势,制售假酒者不惧法律是重要原因之一。一方面,我国刑法对制假售假处罚太轻,刑法目前用于惩处制售假酒行为的法律主要有四条:一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二是“假冒注册商标罪”,三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四是“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但因假酒使用的材料就是白酒,难以定其“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而其他三个罪名入罪也均有数额的要求;另一方面,司法部门在工作实践中对司法解释理解有差别,集中反映在对200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非法经营数额”的理解和运用上需要司法部门统一认识。

  对策建议

  ——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应提高对假酒危害的认识,加强对问题的调查研究。加大执法力度,对发现的制售假酒案件和群众举报的制售假酒案件线索,要组织力量,排除各种干扰,一查到底,依法重处,决不姑息。司法部门对涉嫌假酒犯罪人员采取从严、从快的打击方式,严厉打击制售假酒犯罪,同时要选择典型案例公开曝光,震慑违法犯罪分子,教育广大群众。

  ——对于酒企自身来说,首先应加大防伪技术的研制投入,提升防伪技术水平。比如把防伪构造加入包装盒设计中,包装盒打开即遭到破坏,让包装盒无法再利用。

  ——加强对消费者的教育。提高消费者的整体素质,使其对假酒具有一定的辨别能力,同时引导消费者进行科学合理、文明健康、适度适量的消费。特别要提升消费者识假辨假和维权的能力。

  ——加强法制法规建设,加大对制假售假行为的处罚力度。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对制假售假行为的处罚如隔靴搔痒,对制假售假行为人的处罚与其获得的利润不成正比,根本起不到震慑作用。因此必须加大处罚力度,一旦发现不仅要没收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还要处以高额罚款,足以使其破产,同时降低追究刑事责任的数额,增加制假售假犯罪的刑期,让制假售假行为人付出得不偿失的代价,警示他人不敢以身试法。


法卫士二维码

温馨提示:法卫士文章由编辑人员收集整理而来,不代表法卫士立场。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法律问题(如离婚、房产纠纷、人身伤害、刑事等),建议您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免费)。

PC端第一法律服务平台

地区律师推荐 更多

热门查找律师 更多

二人斗地主好友私人房